拍卖手表:劳力士“Zenith”戴托纳铂金和绿松石以314万美元成交

干掉三个,还有五个。

苏富比(Sotheby 's)最近结束的香港手表拍卖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拍卖品是劳力士(Rolex)独一无二的“Zenith”代托纳(Zenith Daytona)铂金表壳一个绿松石矿物表盘,而不是最初认为的蓝色漆“斯特拉”——刚刚以247.5万港元(约合314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这一巨大的拍卖结果意味着,绿松石色的代托纳腕表成为劳力士现代手表拍卖史上第二贵的腕表,但仅略低于此前创下的327万美元的纪录去年在苏富比拍卖的独一无二的带天青石表盘的铂金代托纳。绿松石色的代托纳(Daytona)拍卖意味着,五件独一无二的白金代托纳中,有三件多年来一直在苏富比(Sotheby’s)的香港拍卖会上售出。

的五个

绿松石色的代托纳(Daytona)是一款罕见的铂金代托纳(Zenith Daytona),据称是1999年劳力士(Rolex)前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海因格(Patrick Heiniger)的命令下制造的五件铂金代托纳之一。这五款手表都引用了相同的型号16516,并采用了基于Zenith El Premiro机芯的劳力士cal. 4030。

这五个中的四个是已知的,其他的例子具有塔希提mother-or-pearl、天青石和珊瑚表盘。刚刚售出的铂金代托纳表盘采用了绿松石表盘,这种材料在代托纳从未使用过,这让它显得非常不同寻常,这也证实了人们的看法,即这些手表是代托纳后续表盘采用异国材料的原型。

绿松石色的代托纳(Daytona)的估价保守地在400万至800万港元之间,约合50万至100万美元,但拍卖价格很快就超过了最高估价。

最终,争夺这块手表的争夺战落到了两位电话竞标者的手中,两位竞标者都是苏富比的袁秀琴(Mildred Yuen)和于文豪(Yu Wenhao)。余先生的客户端,一个亚洲收藏家,胜利了,获得了看锤子2100万港元的价格,从而导致共有2437.5万港元,约合314万美元,包括后买方溢价。

值得注意的是,竞标者之间的竞争是去年独一无二的带天青石表盘的铂金代托纳(Daytona)拍卖会的重演。余先生和袁女士也看最后两个投标人,赢得了袁女士的客户端。

苏富比珠宝部门的副主席在亚洲,俞敏洪曾在保利拍卖,国防集团中国保利集团的子公司,现在全球第三大艺术品拍卖。袁女士也在香港工作,她是苏富比奢侈品部门的客户开发经理。


回到顶部。

你也可以喜欢这些。